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行尸(二)

来源:网海W网 发布时间:2020-08-08 05:44:38

上一篇:《行尸(一)》

清晨,繁忙的生活又开始了,但医院似乎焕发了光彩,我急不可待地走了进去。

我坐在电脑旁浏览着病历,不一会儿到了502房3床,霍苗,男,50岁。看着病历,乖乖,不看不知道,越看越奇妙。他的半生多灾多难,4岁时墙头倒了差点把他砸死;10岁时上河里洗澡河神又差点把他带走;12岁,一头驴子一脚横踢生生踢段了他的肋骨;18岁,多好的年华,他的爱慕者不满他的拒绝,一板砖拍的他脑出血。多稀奇的事情都让他碰上了,继续看下去,我都要拍案直呼了。之后,他40岁时,他说他可以看见鬼魂,悲剧的强制关押在精神病院3年。

忽然,我感到身后有人。回头,一个人形容枯槁,呈久病面容,双眼呆滞,散发出异样的光芒,现在那双眼睛正注视着我。

“你好,你找谁?”我慌忙问道。他扬了扬头,直接走了。

剩下我在屋内凌乱,整理思绪。很快,我想起他正是3床病人,霍苗,昨天做心电图见过的。

科室开早会时,我们这些实习生没有权利参加的。拿着笔记本或课本,就向护士战奔去,开着属于我们的“讨论会”。

“小王,3床病历看了没?”

“怎么没看,既往史就是我写的,他的人生充满了悲剧和闹剧。”

小杜和小张表示空闲时一定要观看观看。

日子就这样过着,到了傍晚。透过窗户,我看着夕阳,它缓慢地滑向西边,要结束一天的工作。可怜我还有夜班,趁着有时间赶紧给老师买饭。

走到电梯里,心中感叹一声,电灯又坏了,也不知道行人的安全,虽然医院小,但是病人可不少。电梯门一关,仿佛也隔绝了光明,留下无尽的黑暗。我及时地按了按按钮,此时,电梯中只有按钮1层和跳动的数字幽幽发亮。闭上疲惫的双眼靠在梯墙边,默默地想着自己要会说话,和老师搞好关系。正在思考着,一声咳嗽把我拉回现实。电梯有人? 我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的功能,白光如广场白鸽般倏然出现,扫了一圈,没人。疑神疑鬼的,我用力眨了眨眼睛,确定没有人。我无奈地笑了笑,松了口气,或者是错觉吧,关上了手机。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蛮喜欢黑夜的,在黑暗中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有什么惊喜,有什么刺激。

忽然,我感觉有一只手在我小腿边微微摇晃,我顺着摇晃处抓住了手掌,又是幻觉吧。可惜的是,我那自信的笑容僵住了,手上有非常冰凉的触感明显传来,随之我的大腿哆嗦起来。我不是害怕,而是复杂的兴奋和刺激。我抓出的是什么?电梯门此时打开了,顺光线望去,他不是3床病人吗,怎么躺在电梯里?

我扶他起来,他说了声谢谢,声音沙哑。一番争执后,我们一起去了饭馆。

“谢谢你陪我一起来饭馆,孩子,是我非要来的。我没什么问题,刚才只是想静一静,出去走走,没想到竟睡着在电梯里。”

他吃了两口饭,继续讲到:“我发现上天对我真不错。一次次搁别人身上早死几回的事情,我都没事。小时候,我想当演员,墙头倒了把我砸破相了;不得已想着当游泳运动员,差点把我淹死;渐渐的我发现,西部马仔,一匹马,加上披风,一骑绝尘,十分潇洒。可惜当时无马,邻居却有头驴子,我跃跃欲试,它一脚踢断我的肋骨,谁说黔驴技穷的?语文老师怎么教的?后来呵,不要再提脑残的小丽,一句话,一把泪。什么演员,什么游泳运动员,什么西部牛仔,每当我怀着美好的希望和满腔的热血,上天总会用他特有的方式来结束我的行动。”

他呼出了一口气,平静自己的情绪。我听着他的故事吃着饭,饭已经见底。

“后来,我想通了,有失必有得。在我经历这么多的事情,我竟发现我有了特异功能。”

“什么,是什么功能?”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神秘地说了一句:“等会你就知道了。”

饭罢,霍叔和提着饭的我一起回去,又来到了只有10层的电梯。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特异功能?”霍叔说道。

“当然。”

“那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动,也不要惊讶,更不要惊叫。”他快速地说着,似乎更期待自己的表演。

我还没答应,他继续说着:“好的,Ready!”我想霍叔怪幽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