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林杳杳应言柯目录

来源:网海W网 发布时间:2020-08-09 05:50:07

《》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杳杳应言柯的故事,作者是司小懿,看呗为您提供林杳杳应言柯目录以及小说的最新章节。沈轻容想整她,她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看谁恶心谁!

《霸总的合约小甜妻》精选:

沈轻容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一看见林杳杳,脸上不复以往的冷漠,而是热情的迎了上来。

“哎呀,是杳杳回来了。你看看你爸爸非要去门口接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能被谁拐去了不成。”

林杳杳有些别扭地挣了挣被她拉住的手臂,沈轻容却死死拉着,把她带到徐总面前,满脸谄媚的道:“光顾着和你说话,都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徐总。徐总可是很喜欢你呢,杳杳,还不快主动打个招呼。”

林杳杳挣不过她,索性放弃,朝着那个徐总鞠了个躬,故意脆声道:“徐叔叔好。”

沈轻容想整她,她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看谁恶心谁!

沈轻容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脸上的笑容一僵,讪讪道:“都怪我们家老林平时把她宠上天了,徐总您大人大量,还请不要介意。”

接着又回过神来狠狠瞪了林杳杳一眼:“叫什么叔叔,徐总年轻有为,你该叫哥哥才对。”

林杳杳挑挑眉,这个徐总比林坤德的年龄还要大,让她叫他哥哥?沈轻容真是够恶心的。

“行啊,沈阿姨这么懂礼数,你教育出来的人肯定和你一样。不如这样,你让莎莎叫,她叫我就叫,怎么样?”

沈轻容被她一句话堵的无话可说,这小妮子,她倒没看出来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她看了一眼林坤德,却发现他脸色十分难看。

今天的事是她主导的,看他这个样子想让他帮忙解围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她压下心头的怒火,脸上堆起一个笑容。

“就你最爱开玩笑,人都到齐了,咱们也就别都站着了,来吧,快去吃饭。”

林杳杳挣开她的手,走进餐厅,却发现沈轻容已经先她一步走到平时她坐的位置坐下。

而剩下的,除了林坤德的位置,就只剩下两个紧挨在一起的位置了。

林杳杳心中冷笑一声,原来沈轻容打的是这个主意。

她看着那两个被刻意放近的椅子,想到一会儿要和徐总一起坐,心里立马打了个寒颤。

当下就想找个借口上楼去。

沈轻容接过阿姨端上来的鸡汤,似乎不经意的说:“坤德,最近为了公司的事情你也辛苦了,来喝碗鸡汤补补。”

林杳杳上楼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下来。

父亲的公司最近出现了财务问题,他一直东奔西走到处出差填补空缺,确实已经疲惫不堪,而徐总,既然父亲能容忍他出现在家里,显然也不是现阶段的父亲想得罪的人物。

林杳杳咬咬牙,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算了,只是陪着吃一顿饭而已,就当旁边坐着只猪好了。

但沈轻容和徐总显然不像她想的这么简单,他们将林杳杳的反应看在眼里,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

徐总眼中邪光四溢,放肆的在林杳杳身上游走,尤其是那傲人的挺立,勾的他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抱到楼上去,好好的“饱餐一顿”。

林杳杳被他的视线盯的浑身不自在,终于忍不住回身狠狠瞪了他一眼,谁知道徐总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眼中的邪光更甚。

美艳的小辣椒,想必在床上也很带劲。

沈轻容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见状连忙道:“杳杳,给徐总盛碗鸡汤啊。”

林杳杳拿起手边的空碗,舀了一小碗,飞速递了过去。

她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顿晚餐!

手刚伸到一半,一只粗大油腻的手掌就迎了上来,抚在她的手背上,还得寸进尺的捏了一下。

林杳杳厌恶的想要甩开,徐总却紧紧按着她的手,那张胖脸也趁机凑的更近,笑嘻嘻道:“谢谢杳杳。”

乌黑的嘴唇眼看着就要挨上林杳杳的脸。

林杳杳惊呼一声,干脆手里一松,盛满鸡汤的碗轻轻一歪,滚烫的鸡汤立马洒了出来,林杳杳的手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但是也如愿的让徐总收回了他的猪蹄。

沈轻容看见徐总受伤,立马不悦的指着林杳杳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情怎么还这么马马虎虎的。徐总,您没事吧?”

徐总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事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跟小美人……跟杳杳小姐没有关系。”

林杳杳忍着心里的恶寒和手上一阵一阵牵起的疼痛,低头一言不发的扒饭。

忍,只要忍过这一会儿就好!

只是她想躲,却不代表沈轻容和徐总可以真的放任她自由。

餐桌下,林杳杳的腿上忽地一重,一只粗肥滚烫的手稳稳的贴上她的大腿。她身子一僵,正要挣脱,就听到徐总略带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说,林总的公司最近情况不太好啊。”

林杳杳抬头,正好看见父亲的脸刹那苍白,挣脱的动作一缓。

徐总聒噪的声音却没有停:“俗话说的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做生意嘛,不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我徐某人别的不说,对自己人,还是很讲义气的。”

这话,就是直接问林坤德要人了?

林杳杳心底一紧,今天她回家的时候,徐总已经来了,而父亲也在家,沈轻容想要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父亲能妥协一次,是不是意味着,能妥协第二次?

她抬起头,眼睛死死看着林坤德,里面写满了乞求。

不,不要把她送人。

在大家的视线里,林坤德脸色一片惨白,却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见林坤德不答话,徐总明显有些不悦,他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道:“看林总这个样子,难不成是瞧不起我徐某人这点小钱?”

事关公司,这下林坤德终于不能再装死,他站起身来,脸上勉强挂着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徐总哪里的话,这一杯我敬您。”

见林坤德识趣,徐总肥胖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看了看林杳杳,意有所指地说:“诶,这就对了嘛。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做生意最要紧的事就是懂的什么是变通,这年头钱不好赚,林总是个明白人,可不要因小失大啊。”

女儿和公司,谁是小谁是大,在他看来显然毋庸置疑。

一顿饭,吃的林杳杳食不知味。

可能是林坤德的态度让徐总以为林杳杳唾手可得,接下来的时间林杳杳没有继续被骚扰,她却没能真的松一口气。

徐总和林坤德的话题围绕着公司的事情展开,林杳杳一边晃神一边断断续续听着他们的聊天内容,这才知道父亲的公司因为经营问题,出现了巨大的财务亏空,他这阵子到处出差,也是希望能找到资助人,能在这危急时刻拉他一把。

只是生意场上向来利字当头,锦上添花容易,要人雪中送炭谈何容易。

父亲奔走了大半个月,都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唯一的转机,就是徐总。

林杳杳心思恍惚,隐在餐桌下的手慢慢弯曲,指甲几乎要被她掐进肉里。

要她跟徐总这样的人在一起,她宁愿一头撞死。可要让她眼睁睁看着父亲的公司破产,她也做不到。

林杳杳心不在焉,沈轻容也是暗自着急,她今天组这个饭局,明面上是为了解决林坤德公司的财务危机,但出自私心,却还抱着把林杳杳和徐总的事彻底定下来的打算。

让林杳杳在这个家再多待一天,她都觉得碍眼!

眼看着饭局就要结束,话题却始终没有回到她想要的正题上来,她岂能不急?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

先前是她犯蠢,既然嫌林杳杳碍眼,那直接加快进度,让两人生米煮成饭,这样既能让林杳杳滚出林家,又能让徐总出资,岂不是最省事儿也最解气?

沈轻容打定主意,端起酒杯,嗔怪的说:“请徐总来家里吃饭,都快吃成公司会议了,老林,别说公司的事情了,我们一起来敬徐总一杯。”

她突然出声,林杳杳下意识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林坤德却不疑有他,也跟着端起酒杯,直愣愣的说:“徐总,我先干为敬。”

沈轻容见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按住林坤德举杯喝酒的手,恭维道:“我们家这口子不会说话,让徐总看笑话了。还是徐总厉害,要不说您这生意做的这么红火呢!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家杳杳成天待在家里,也学了她爸为人刻板不知道变通,这么大的姑娘了还不知道为自己的未来着着急,要我来给她操心。要我说啊,她就该多跟您多待待,也沾点您的通透豁达才是。”

徐总浑浊的眼睛眯了眯,也微微端起酒杯算作回应,显然沈轻容这一通马屁拍的他很是舒服。

受到鼓舞,沈轻容眼神一亮,接着道:“难得徐总和杳杳这么投机,今天您远道而来,也辛苦了,干脆您今晚就住在我们家,也好让杳杳好好陪陪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