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只是没有如果肖若水吴承轩小说

来源:网海W网 发布时间:2020-08-13 05:56:13

肖若水吴承轩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只是没有如果肖若水吴承轩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值得一读。只是没有如果小说精彩节选:自己和孩子则被害死在手术台上,父亲公司破产,人被送进监狱,继母横尸街头,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她的丈夫。

《只是没有如果》精选:

病房内的肖若水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紧紧的抓住床沿,她一直以为孩子会活下来,却没有想到孩子竟然也走了。

一滴清泪从眼角滚落,短短的一天她经历了太多,多得完全没有办法承受。

自己和孩子则被害死在手术台上,父亲公司破产,人被送进监狱,继母横尸街头,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她的丈夫。

吴承轩太歹毒了,他对付父亲折磨她她都可以理解,可是无法原谅他竟然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

老天有眼,竟然让她顶着李嫣然的肉身活着,这大概就是别人所说的重生。

这狗血天雷的事情竟然在她身上发生了。

肖若水竭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在这之前她是惶恐不安的,他们是那么的希望她死,如果知道她还活着肯定不会放过她。

k城市虽然不小,但是却一直是吴承轩的地盘,和吴承轩在一起耳濡目染这么久她很清楚他的势力,黑白通杀,要在他的眼皮下逃脱太难了。

可是现在知道自己变身为另外一个人后,她的担心可以缓解了,既然顶着别的人躯壳活着就意味着她要开始重新的人生,难道这是天意,老天看她死得太冤,给她机会让她可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一定是这样!肖若水握紧拳头在心里暗暗发誓,既然能够活着,她一定要为自己讨一个说法,一定要像害死自己的人复仇!

对付吴承轩身边的那些爪牙她并不担心,但是对付吴承轩却并不容易,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三年,她从来没有发现过他有什么致命的弱点。

肖若水面色黯淡下来,如果活着不能够报仇,那还有什么意思?

她在病房里的举动没有逃过去而复返的韩子煜的眼睛,他看着病房里的女子苍白着脸色,表情一再的发生变化。

她的样子没有一点像是刚刚自杀过的人,一心想自杀的人应该是颓败的,可是她不是,她的脸色虽然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但是眼神透露出的信息是坚定,韩子煜很奇怪,这完全不像是一个万念俱灰的人的眼神。

难道真的像是越泽所说她是在欲擒故纵?韩子煜摇头,如果不是他凑巧救她,李嫣然会因为失血过多成为一个死人,以生命的代价欲擒故纵压根不可能。

而且刚刚她面对越泽的表情他也看得很清楚,很陌生,没有半点的情意,完全不像是外界所说的爱得发疯。反倒是越泽,大吼大叫,虽然句句都是绝情的话,但是有些人习惯用怒气来掩饰自己的担心,韩子煜不觉得越泽对李嫣然大吼大叫是讨厌,相反他倒是感觉到了他的忧虑和担心。

看来外界传闻所谓的越泽对李嫣然绝情并不属实,都说李嫣然脾气暴躁,不可理喻,韩子煜虽然不是阅人无数,但是见过的各色各样的人却不少,直觉告诉她面前的女人并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

也没有外界说的那样骄横,相反她那个人人称道的妹妹韩子煜却觉得不舒服,那女人美虽美,却似带着面具一样。如果他是越泽,要是让他选择他一定会选择李嫣然而不是她那个美女妹妹。

想到李嫣然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韩子煜对李嫣然莫名生出一丝同情。

李家老宅,李曼莉下车后急匆匆的直奔母亲林月仙的房间,门都没有敲就推门而入,嘴里大叫,“妈,我回来了!”

林月仙不悦的看着她,“怎么进来也不知道敲门?要是你爸爸在像什么样子?”

“爸爸不是不在家吗?”李曼莉吐吐舌头,一屁股坐在了林月仙旁边,“妈,今天可把我气坏了。”

“又是谁得罪你了?”

“还能有谁?李嫣然呗!”

“李嫣然?”林月仙吃了一惊,“她不是……”

她一下子打住了想要说出口的话,李曼莉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妈,李嫣然这个小贱人天生就是我的克星,我今天和阿泽约好了去马场跑马的,到半路接到她自杀的电话,只好转头去了医院,你猜李嫣然怎么了?”

“是不是死了?”林月仙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

“什么死了?妈,那个贱人好得不得了,哪里有一分要死的样子!”李曼莉气呼呼的。“我猜她这是用自杀逼阿泽回头呢。”

“她没有死?”林月仙吃惊不小。

“活着,活得好好的呢!”

“怎么可能?不应该啊?”林月仙想到自己接到的报告,完全不敢相信。

“我亲眼看到她活着的。”李曼莉说完看了林月仙一眼,见林月仙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她有些奇怪,“妈,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有,我怎么可能有事情瞒着你。”林月仙勉强的笑。

“这个贱人,真是气死人了,你说她怎么就不死呢?死了我不就没有丝毫威胁了?”

“是啊,她为什么没有死呢?”林月仙喃喃的跟着念了一句后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阴冷,“曼莉,你去把刘妈给我叫来。”

“妈,我还有话要说呢。”李曼莉有一肚子的话想和母亲说,听闻让她叫刘妈一脸的不情愿。

“乖,妈找刘妈有正事情,你的话留着以后和妈说。”林月仙对自己的女儿是一副慈母样。

“好吧。”李曼莉不情愿的起身。

过一会刘妈敲门进入了林月仙的房间,“太太,你找我?”

“把门关好!”林月仙沉着脸命令,刘妈赶紧把门锁上保险,一脸讨好的笑容走到林月仙面前站定。“太太!”

“啪!”话音落下,脸上挨了一个大嘴巴,刘妈被打得晕头转向,她捂住脸一脸委屈,“太太,我做错什么了?”

“你还有脸问?”林月仙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瞪着她,“那个小贱人为什么没有死?”

“没有死?怎么可能?”刘妈摇头,“她流了许多血,我们走的时候她明明已经没有呼吸的?”

“还在骗我!”林月仙恶狠狠的瞪着她,“曼莉从医院回来了,说那个小贱人现在在医院。”

“就她那样子,送到医院也活不了。”刘妈很有信心。

“放屁!”林月仙不顾形象恶狠狠的骂过去,“曼莉说那个贱人活蹦乱跳的,难道还有假?”

“不可能?难道借尸还魂了?”刘妈一脸的惊讶。

“我呸!你才借尸还魂了。”林月仙一口啐到刘妈脸上,“你当初打包票万无一失的,现在你告诉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