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你是我黄粱一梦的空欢喜》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来源:网海W网 发布时间:2020-08-13 05:59:06

《》的主角名为陆御崎苏清言,为大家带来你是我黄粱一梦的空欢喜小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是:苏清言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一般的看到电话中的两个男人。那一瞬间,她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

《你是我黄粱一梦的空欢喜》精选:

“我打不过叶焕景。”

这是易铭煦从小就认识到的真理。

所以在叶焕景示意他应该在合适的时间离开的时候,虽然易铭煦不满意叶焕景对自己卸磨杀驴的行为,还是屈辱的点头答应了。

易铭煦在沙发上哼哼唧唧:“所谓朋友啊,就是在关键的时候插你两刀。”

叶焕景微微一笑:“要真的插你两刀,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我不!”易铭煦抱着沙发上的抱枕,“你就想我们早点走然后好跟清言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你这个奸诈小人,不会让你轻易如愿的!”

“呵呵。”叶焕景没有再跟易铭煦斗嘴,反正这人到点儿了都是要走的,自己就善良一点不要再给他雪上加霜了。

苏清言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一般的看到电话中的两个男人。那一瞬间,她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

等到她打开门,看见自己的客厅沙发被三个男人占据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易铭煦心头发虚,赶紧站起身来用一种超乎常识的热情迎上前来:“清言,你回来了!”

苏清言按下心头的不满,看了一眼叶焕景,这才转头把注意力转到易铭煦的脸上来:“据你在电话中所说,你们应该只有两个人。”

“额······这个嘛······”易铭煦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正在他心里发虚的时候,还好叶焕景没有泯灭自己的良心,开口解围道:“这件事情不怪他,是我不请自来的。”

“是啊,我也要问一句,怎么你就不请自来了呢?”苏清言没好气的看向叶焕景,好像在说亏你还知道自己是不请自来啊。

叶焕景深知脸皮厚的作用,在苏清言的面前,更是能够将自己脸皮的厚度无限加强。于是叶焕景道:“我只不过是想来尝尝我未婚妻的手艺而已。我也是才听说,我的未婚妻,做得一手好菜。”

说完,一双桃花眼看过来,看得苏清言心头一跳。她躲开了他的目光,道:“那也应该跟我说一声。”

叶焕景却是低声笑了:“清言,我要是说了的话,你不见得会让我过来吧?”

这话说得苏清言一哽。

因为她真的不会同意他过来。

苏清言的眼中她和叶焕景不过是契约婚姻,但是在叶焕景那里,却是要用一辈子去换的要紧事情。

苏清言没有办法否认叶焕景的猜测,叶焕景也不介意这件事情。反正五年都用了,也不在乎多这一点儿时间了。

没办法,苏清言觉得气氛尴尬。只好找易铭煦的茬:“就算是你要带他来,说好的你在门外等,结果就因为你手里有钥匙,就可以随随便便的走进来吗?”

易铭煦的脸色更不好了,生怕自己直接被打死了。

还好,苏墨语及时救场:“姐,反正我和铭煦都过来了,也不差他一个人了。更何况他是你的未婚夫,这么记挂你,多好啊。正好你们两个又不是很熟悉,趁此机会你们联络一下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就是啊,墨语说得多好。”没有想到苏墨语会突然站出来说这么一番话,但是叶焕景还是顺溜的就把话接了下来,向苏墨语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苏清言。

苏清言瞪了苏墨语一眼,道:“臭小子,就你话多。”

“姐,我说的是实话嘛。”

苏墨语毕竟和苏清言是一个父母生下来的,颜值基因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自然也是极好看的。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看苏墨语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苏清言到底说不出难听的话来。

睨了苏墨语一眼,苏清言去了厨房。

叶焕景看着苏清言的背影,站起身来跟了上去:“我来帮你。”

“你会做饭?”苏清言惊讶的转过头来,感觉叶焕景从小娇生惯养的,又是个男孩子,怕不是要把厨房给烧了。

叶焕景自觉受到了轻视,虽然自己真的不会做饭,不过想来洗个菜切个菜还是没有问题的吧。于是下定决心掩饰自己的短板:“你这话说得,像我这种全才型的人才,当然会了!就没有我不会的东西!”

“是吗······”迎接他的是苏清言怀疑的目光。

叶焕景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心虚,笃定点头:“是的。”

“行吧,那你过来打下手吧。”反正苏清言觉得自己就算是拒绝叶焕景也还是会跟着的。

叶焕景满意了,易铭煦在他的身后已经满是怨念。

苏墨语被吓了一跳,问道:“铭煦,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个眼神啊?”

易铭煦幽幽的道:“我是看见某人已经走上了杀驴卸磨的道路。啧啧啧,明明是我给清言打的电话,你看看,二话不说把人拐跑。就剩咱们两个,在客厅凄凄惨惨戚戚。越想越可怜。”

说完还觉得不够,抱着抱枕自己缩在了沙发角落,尽职尽责的告诉别人自己现在究竟有多么委屈。

苏墨语翻了个白眼,道:“差不多得了啊,你这戏过了我跟你讲。”

易铭煦从沙发上翻身起来,道:“诶我说,你刚才那一招我可是没看懂。你突然就帮叶焕景说话了,你这意思······你支持他成为你的姐夫吗?”

易铭煦记得之前苏墨语对于姐姐和叶焕景订婚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很支持,尤其是听说叶焕景他是用了些非常手段才让姐姐和他订婚的,苏墨语就更加不看好这桩婚事了。

之前还一直在说,这样用压迫换来的婚姻是注定不会幸福的。

结果这一转眼就翻脸了,速度堪比翻书。

苏墨语看了易铭煦一眼,道:“你懂个屁。”

“我不懂?我什么不懂?诶你告诉我我什么不懂啊?”易铭煦跳脚,“你这总得有个转变的理由吧!”

对于苏墨语这种卖关子的行为,易铭煦是深恶痛绝。

苏墨语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苏清言和叶焕景,突然低头:“你就是不懂。”